被毛主席事迹深深影响的她,回国后代表上海参加第一届全运会|上

2019-12-02 21:43:22

我叫李云华。我出生于1935年。年轻时,他的父亲因生计所迫,不得不独自前往马来西亚。我非常钦佩我的父亲。他的勤奋和智慧支撑了整个家庭。虽然他的教育水平不高,但他非常重视教育。正是他先进的教育哲学改变了我们兄弟姐妹的生活,赋予我们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我父亲最大的愿望是我的兄弟姐妹能上大学。在我年轻的心里,我已经播下了寻找梦想的种子。

当我们在马来西亚的时候,我们在一所华侨学校学习,我们能够获得许多与我们祖国有关的信息。一有时间,我们就会读关于共产党的书,了解毛主席的光辉事迹。我们,进步的青年,深受影响,经常在心中歌颂伟大的祖国。我们渴望早日回到祖国,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为祖国贡献自己的力量。

1952年,当我和姐姐决定回中国时,我母亲全心全意地支持我们,但我父亲却全力支持我们。当时,从马来西亚到新加坡的交通非常不方便。必须先从马来西亚坐船去新加坡,在新加坡住了一个星期后,这艘船才去香港和九龙。经过一周漫长的等待,我们又在船上漂流了七天七夜,最后到达九龙。然后我们从九龙进入深圳,然后从深圳到广州,最后到达目的地首都北京。到达北京后,我们都被安排到华侨补习学校学习。在补习学校学习期间,我们受到了党和国家的很多关心。每个人都对我们很好,我们的学费和生活费用都减少了。

1953年,我被分配到上海,来到上海中学学习。1956年,我从上海中学毕业。因为我身体素质好,我被护送到上海体育学院田径系,专门从事长跑和中长跑。与此同时,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53年,李云华在上海中学前拍了一张照片。

在上海体育学院,我度过了一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段时间。那时,除了早操,每天都有强化训练,但我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困难。我总是觉得我的整个身体有无穷的力量。在我大学的四年里,我参加了各种各样的比赛,大大小小的。体育给我带来荣誉,也让我受益终生。

从1958年起,我被调到上海队,开始长期高强度训练。我每天不仅要跑10,000米,还要参加大量变速比赛。与中国田径队不同的是,中国田径队现在有很多运动员,当时上海队只有两名中长跑运动员,另一名除了我之外来自复旦。这样,我们都肩负着加入上海田径队的希望。好事多磨。1959年5月,我参加了第二届上海奥运会的女子800米比赛,获得了第一名,打破了当时上海女子800米的纪录。

李云华(左)参加了第二届上海奥运会的女子800米比赛,打破了当时的上海纪录。

同年9月,我代表上海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全运会。开幕式上,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相继出席。在我印象中,毛主席非常和蔼。因为上海队站在队伍中间,排球队的许多成员有幸与毛主席握手。在开幕式上,我们都沉浸在兴奋和兴奋之中。

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我以1分1秒03的成绩获得了女子400米比赛的第六名。现在,这些获奖证书已经由我捐赠给上海体育学院博物馆。

1959年9月,第一届全运会前8名女子400米运动员被拍照(后排左侧的李云华)

1959年,李云华因参加第一届全运会获得奖状。

在第一届全运会上,上海队取得了好成绩。时任上海市市长的陈毅同志也接见了上海代表团,这让我们感到很荣幸。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段珍贵的经历已经过去了60年,但是每当我谈到参加新中国的第一届全运会,我仍然禁不住感到骄傲和自豪。

参加比赛后,我们刚刚赶上了第11名。那一年是新中国成立十周年。我们党参加了天安门广场前的国庆阅兵。十月的北京,昼夜温差已经很大,晚上气温很低,但是我们的热情像火一样燃烧着。尽管我们需要在早上一点起床做准备,但我们并不感到任何困难,而是享受它。这些都是我一生中独特而珍贵的经历。最重要的是,我自豪地说,我是新中国成长的见证人,陪伴她度过伟大的时刻,这是我一生的荣幸。

经过近3年的田径努力,我已经取得了成绩,但我的生活正处于十字路口——你是选择继续做运动员还是回到学校?经过一番考虑,我决定回到学校。

1960年,我成功地从上海体育学院毕业,并留在田径系任教。在体育学院教书四年后,我去了上海轻工业学院,现在的上海应用技术大学,教体育。在工作中,我务实而认真。我被评为轻工业局侨务先进工作者,初中先进女工,学校先进工会积极分子。

1991年,我退休后回到马来西亚看望我的兄弟姐妹。当时,马来西亚的发展并不乐观,甚至电风扇也不多见。然而,改革开放后,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无论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我都从内心感到满足。出国探亲让我更加了解这个国家的快速发展。我在马来西亚的家人都羡慕我当时回到了祖国。

(本文中的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多亏了卢希岳和陈数)

总编辑:张军文字编辑:曹飞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朱琳

吉林11选5 pk10注册 5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