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宏观数据怎么看?基建、技改投资潜力有待释放

2019-12-03 10:04:08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先驱报》

记者周晓在北京报道

编辑张行

解读八月经济

今年以来,国际经济环境复杂多变,全球经贸增长放缓。从中国的情况来看,我国正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但是,总的来说,中国经济保持总体稳定和稳定发展仍有许多有利条件。从8月份的经济指标来看,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加,略有波动。从各个方面来看,服务业一直在崛起,而现代服务业却在崛起。工业生产稳定但缓慢,产业结构得到调整和优化。消费市场稳步增长,升级商品增速加快。投资增长基本稳定,基础设施投资加快。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继续推进,企业效率提高。

9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8月份的经济数据。去年8月份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投资的增长率均有所回落。其中,工业和制造业投资增长率大幅下降,表明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加,但经济稳定增长的趋势没有改变。

在整体经济运行稳定的基础上,8月份城市调查失业率略低于上月,就业形势总体稳定。中国政府一直把稳定就业放在突出位置。稳定增长主要是为了稳定就业,这意味着居民收入稳定,为中国经济稳定增长奠定了基础。

最近,中央政府提升了“六个稳定”政策,并加大了反周期调整力度,以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包括降低标准、增加专项债务的使用、改造旧住宅区、不断推进棚户区改造。

整体经济运行平稳。

6月中旬的“小高潮”没有继续,7月和8月的经济指标增长率普遍下降。

其中,工业和制造业投资等指标大幅下降。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比上个月下降0.4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8月份同比增长2.6%,8月份连续3个月增速回落,同比下降0.7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刘小光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8月份的数据总体上延续了上半年稳定和放缓的趋势,主要经济指标较上半年有所减弱。工业、制造业和私营企业的投资增长率相对较大,而消费和服务业的增长率相对稳定,但都在下降。这种差异主要是由于变量本身的波动性不同,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对制造业的直接影响。

8月份出口增长放缓,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同比下降4.3%,这是今年第一次出现负增长。全球经济放缓和贸易摩擦影响了外贸形势,拖累了工业增长,也影响了企业的投资决策。

“制造业和私营企业的投资增长率下降,主要受到信心的影响。由于未来不确定性的增加,投资增长率下降了。”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余韶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首席经济学家张永军在《21世纪商业先驱报》上告诉记者,外部市场的不确定性使得企业不可能形成清晰明确的预期,企业在投资时会谨慎。

虽然一些指标的增长率有所下降,但整体经济运行仍相对稳定。例如,国民服务业生产指数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8月份的增长率仅下降0.1个百分点,分别比上年7月份上升7%和8.2%,对经济增长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服务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进一步上升,123种产品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分别为5%、40%和55%,2018年123种产品的比重分别为7%、41%和52%。

基础设施投资和技术改造仍有巨大潜力。

支撑当前经济稳定运行的主要因素在于消费和服务业的快速增长。

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7.5%,比上个月下降0.1个百分点。不包括汽车在内的消费品零售额增长9.3%,比上个月加快0.5个百分点。

其中,化妆品和文化办公用品等升级类消费保持快速增长,而统计局内部估计,服务消费增长保持两位数增长。

这反映出中国经济增长具有强大的内生动力。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傅惠玲在国家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与过去相比,中国经济发生了很大变化,特别是内需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上半年,内需对经济增长贡献了近80%,其中最终消费支出贡献了60.1%。中国消费正处于结构升级和规模扩张阶段。从主要数据来看,消费需求正在扩大,消费结构正在升级,消费扩张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正在增强。

「服务业主要与本地需求有关,与外界的联系相对较少。其性能相对稳定。在三大经济需求中,消费是最稳定的,不像投资那样波动,”张永军指出。

产业升级保持了较高的增长率。例如,现代服务业的增长率相对较快。1-8月,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22.4%,工业高技术制造业增长8.4%,高技术产业投资增长13%。

在积极政策的影响下,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有所回升。8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增长4.2%,比上年7月份增长0.4个百分点。

傅惠玲表示,今年的大规模税费减免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影响了基础设施投资能力。面对这种情况,中央政府加大了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了特种债券的发行力度,并提前发行了新一年的特种债券,有利于支持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

“中国的基础设施发展仍有很大潜力。从数据来看,目前人均基础设施存量相当于发达国家的20%-30%,民生和区域发展领域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仍然很大。”傅惠玲指出。

企业技术改造领域也需要大量投资,这已成为稳定地方产业和投资的重要方向。例如,9月11日,河北省2019年省级技术改造工作和1000次技术改造会议及银企对接会议召开,宣布河北省省级工业企业重点技术改造项目1031个,总投资3044.2亿元。

除公布技术改造项目外,地方政府还出台了技术改造奖励和补贴综合政策,鼓励企业投资技术改造。例如,青岛市2019年技术改造综合奖励和补偿政策“翻了一番”,设备投资奖励和补偿比例从8%提高到16%,标准从最高300万元提高到600万元。

反周期政策加剧

在经济运行总体稳定的基础上,服务业比重不断提高,吸纳就业能力较强。该国总体就业形势稳定。1月至8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岗位984万个,占年度计划的89.5%。8月份,全国城市调查失业率为5.2%,比上个月下降0.1个百分点。其中,25-59岁人口调查的失业率为4.5%,较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

刘小光说,这反映了就业政策的稳步放开。考虑到就业的整体稳定性,后续稳定就业的重点应放在重点群体、重点行业和地方的风险防范上,如大学毕业生和农民工的就业。

国家统计局表示,前八个月国民经济运行在合理的范围内。结构优化的趋势没有改变,稳步推进的趋势仍在继续。然而,自今年年初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国际环境不稳定,不确定性增加,国内下行压力加大。下一步是加大反周期调整和“六个稳定”力度,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最近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作出了相应的安排,包括全面降低标准、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务的使用、支持增加教育、医疗等优质包容性服务的供给、推进旧城区改造、不断推进棚户区改造等。从而释放出扩大内需和稳定增长的积极信号。

9月16日,它将在今年第二次落地,预计释放8000亿元。刘小光表示,近期实施的利率改革和降息政策将有助于通过增加信贷供应和降低资本成本,进一步发挥货币政策在服务实体经济中的作用。在当前经济形势下,需要进一步加强反周期调整政策的力度,以稳定预期,打破紧缩机制。

张永军说,“现在制造业投资的整体规模已经很大,很难保持高增长率。事实证明,制造业投资在钢铁、石化、汽车、能源等领域更加资本密集型,但这些行业现在基本饱和,投资增量不会太大。在稳定制造业投资方面,积极的财政政策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例如通过财政利息补贴和其他手段支持企业的技术改造。”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投注 吉林快3 吉林快3